我親愛的迷人的巴洛:

  近來可好?
       我想,是好的

       自從與你分離後,我就一直忙碌著。像是刻意遺忘你似的忙碌。
       然而,我仍會騰出一段時間想念你…有時是一小時,有時是一個月,       用來回味我們之間的那些。

  巴洛,你可以不答應的,但我仍是要問…

  我們,見個面好嗎?老地方,老時間,日期就在你收到信的明天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祝    順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縭

卓縭:

  我很好。

  我想,我是可以拒絕,也打算如此回答你的。

  我們…是不需要見面了,你說我無情也好,說我無心也好。
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祝    順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洛

***

當時巴洛決定搬家時,是又快速又果斷。

他以為他會來找的。就像從前那樣,一開門就會瞧見他微倦的俊顏,對著他無奈卻又包容溺愛的笑著。

也許他有病。喜歡被追逐,被所愛與愛他的人追逐。

可是這一次,他什麼都沒表示的,就這樣從他生命中離去,留下一個孤獨的自己。

所以,當他收到第一封信時,硬是壓下喜悅,冷淡的回絕他的要求。

內心卻吶喊著想他的詞句。

卓縭,你溫和的砍了我一刀,而我卻卑賤的收不回我的心。

一絲甜蜜與苦澀同時湧上巴洛的心頭。

卓縭,我們真要等到某天,在那麼昏昧的橋下見面,就像我們在昏昧的旅館,第一次遇見彼此嗎…

我想再愛你,再見你的…縭。

***

那是由很多很多悲傷所砌成的牆,擋在他和他之間。

從一開始,他就知道這樣的相遇不會有什麼樣好結果,因為,兩人的不同差異太大。

所以,當他提出分手時,是無法表露掙扎的平靜。

也許到死,他都不會知道些什麼的。躺在病床上,只要一想起那段曾經,他就能勾起嘴角兒的微笑。

即使是再大的苦難他都挺過了,就是這一關,情關,始終令他難放手。

陪在他身旁的人沒有他的身影。

其實仍是渴望見他那麼一面,見他過得好,不活在他給的地獄中,就好,就滿足了。

只是被病痛纏身的如今,再也不能不讓他看出端倪的微笑離去。他已經不能走動了。

當年給他溫暖的手臂、胸膛,如今許是瘦得比他還單薄纖細。看著自己日漸憔悴不成人樣,他反而能坦

然的拿起紙筆寫下給他的第一封信。

信裡,他提了見面的提議。那心情,比起年輕時第一次上台做報告還緊張。於是他想,那份愛意是仍存

在心裡的…

一直都是如此的,巴洛,我愛你至今,至死不渝…

嚥氣的那一瞬,他掉了一滴不捨的淚。

***


您好,巴洛先生,我是卓總經理的秘書。

昨日凌晨三時,卓總經理與世長辭。

希望您能節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THE    END   …


創作者介紹

3'rd Platform~第三月台

natalie197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