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,非離在我面前,扼殺了一個生命。



就是我的父親。



擁有上億身價的父親。



不承認有個同性戀兒子的父親。



就那麼一聲,輕微的,清脆的,頸骨錯位的悶聲,我的父親,就這樣睜著微黃的眼死去。



那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,在那幽黑幾乎無際的地下室。



沒有光的地下室。



只有我和鐵鍊的地下室。



什麼都沒有,連小生物都沒有…



四周就只有靜得足以產生幻聽的空曠,鐵鍊敲擊地面的響聲,我的心跳與呼吸。



非離。那天之前,我並不識得這個名字。



直到他用手,為我演出一場優雅短暫的演奏會。



那麼白皙修長的手,那麼優雅的手勢,帶著美麗的力道,一轉。



一顆星星就這樣殞落。



一顆星,代表一條人命。那是媽媽,我那模糊記憶中的母親,用那平板無波的聲音,在我耳邊低喃的…故事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3'rd Platform~第三月台

Nata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