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用腦袋去思考,用眼睛去看東西,用耳朵去聽,用嘴巴去吃,
我們用哪一個器官去跟自已所愛的人親熱呢?

假如你立刻想到性器官,你顯然不是一位體貼的情人。
我們不單用器官去親熱,而同時是用感官。
男人可以和自已不愛的女人上床,因為他可以只是追求器官的極樂。
女人不可以和自已不愛的男人上床,因為我們在乎自已的感官。
有愛的撫觸,才是溫柔的。
器官可以接受他,感官卻不可以。
兩個器官不會相愛,兩個人才可以相愛。

我希望你愛上我的感官,而不是我的器官。
男人說,每個女人的那個器官都差不多的。
這句話聽起來不是太令人悲傷嗎?
儘管女人的那個器官相差不遠,但是她們的心靈和個性卻是獨特的,
是跟其他女人不一樣的。

每個男人的那個器官也許都有差別,否則男人才不會那麼在乎自已的長短。
卻不是那個器官的尺碼,而是那個器官的主人。
不要問我,你的器官怎樣。

我想像我們活著的那個世界,是感官的世界,而不是器官。
在那裡,唯有感官之愛才能讓我們的心弦起舞。

創作者介紹

3'rd Platform~第三月台

Natal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